简介:  
 

传说,广泽尊王成神前,是名叫郭忠福的一位牧童,生于后唐同光元年(923年)二月廿二。福建省泉州府南安县小溪场金谷(今属安溪县)人。是唐朝汾阳王郭子仪的后裔,父名郭亮,母名林素娘。父母皆受雇于杨姓地主,他七岁丧父,家境贫寒,帮忙地主放牧。

杨姓地主欲迁徙祖坟,请了一位道行高深的风水师(姓名不详,一说崔芸)择地。但地主吝啬成性,并未善待风水师,甚至还将跌落厕所的羊尸煮熟,供应风水师食用。风水师得知受到地主此般侮辱之后,怒火中烧,不但不帮地主选择吉地改葬,反而将难得一见的吉地羊棚蜈蚣穴,告诉了善良忠厚的郭姓牧童。

牧童将父亲的遗骨葬在吉地之后,就和母亲离开了杨家,搬到福建泉州南安诗山落脚。他日夜在山上打坐修炼,竟然因为父坟风水的庇荫及自身努力,在一次打坐时得道升天,牧童的母亲发觉不对,看到他两脚盘著腿而飞升,于是去拉他的左脚,想阻止他离去,但它左脚被拉下来,依然成仙。故其造像为一脚盘腿,一脚下垂的翘脚造型。

成仙后,郭经常显示神迹,受到历代皇帝尊封。

 
     
  事迹:  
  郭忠福,於後唐同光初年癸未(西元九二三年)诞生於闽泉安溪清溪村,自小聪颖过人,十分孝顺父母。其父郭理柱,务农为生,天天提早摸黑在田裏累死累活地干活,然而瘦田薄地,收成不多,还熬出一身疾病。三十一岁便与世长辞。其母姓林名素娘,温柔贤慧,吃苦勤俭,没日没月的操劳。没想到丈夫被病魔夺走。因家道贫寒,筹不齐丧葬费,母子俩只好含泪把屍体焚烧成灰,装入罐中,暂且放置在茅屋裏。郭忠福为了安葬父亲的骨灰,小小年纪便卖身于安溪崇善裏金谷乡大财主杨长者家牧羊。母亲也跟到杨家做工,给杨家缝衣洗衣,挑水烧饭。由开工钱微薄,母子俩在杨家干了三年,还是没有办法让父亲的骨灰安葬入土。但母子能相处在一块,倒也欣慰过日。

郭忠福在杨家牧羊,处处用心,从未出点差错,因此也深得杨长者喜欢。每天跟忠福牧羊的孩子很多,小夥伴们常常一块在草地上嬉闹但稍有疏忽,羊群便会东跑西窜,偷啃人家的五谷和蔬菜。对此,忠福特别留心在意。

有一次,乡里演戏,他竟异想天开,撒泡尿划个圆圈,对羊群说:你们得乖乖呆在圈内,不许乱跑乱动。说罢私自看戏去了。等他看戏回来,那些羊居然还呆在尿圈裏,不敢跑到圈外。村裏的人知道了,都暗暗称奇。

山上的树林藤蔓丛生,层层叠叠,如阶如座。忠福跟小夥伴们玩得兴起,他常常攀登上去,坐在藤座的最高层,以皇帝自居,指挥下面的孩子列班待候,三呼万岁。有时,别的孩子也想上去坐做皇位,不知怎麼慌了神,竟又跌了下来,由此,小夥伴们都说郭忠福有皇帝命。
郭忠福还常常带小夥伴们南征北战,羊群如兵马,他或为将军,或做主帅,或称皇御驾亲征,挥动著令旗,羊群跟他满山遍野地奔跑,打了一次又一次的大胜仗。

他觉得在清溪牧羊,挺有趣呢。

杨长者相信风水之说,从赣州请来一位地理大师,为杨家寻觅一块宝地。地理大师说要三年方能找到好风水,於是便住在杨家。平日无事,替杨家教授子女。

郭忠福有时从书房窗下经过,听到的词句,过後都能背诵出来。地理大师见忠福十分聪明,把他视为神童。每日放牧之余,他常为地理大师送饭奉茶,服待周到,觉得深得大师疼爱,并悄悄教他读书识字。

杨长者富甲一方,山珍海味吃不完。但杨太太却十分吝啬,舍不得好饭好菜招待地理大师。有一天,地理大师病了,郎中说要用羊肉配药服下病能治愈。杨长者的羊栏裏有好多羊,却不肯宰一只让地理大师配药治病。

一天夜裏,一只羊失足掉进粪池淹死。杨太太叫忠福捞起来,杀了煮给地理大师配药。地理大师吃得起劲,边说边问忠福我来杨家这麼久了,从来没有吃上一顿好东西,连病了要用羊肉配药也舍不得,今日怎麼这麼开恩呢?

郭忠福偷偷地告诉他:先生,这羊是掉进粪池溺死的,杨长者自己不敢吃,又舍不得丢掉,杨太太才叫我杀了给你吃的。

地理大师听了,哇地一声把吃下去的羊肉全呕吐出来了,他长叹了一声说:杨长者啊杨长者,你没量气就没有福气!

地理大师与郭忠福相处久了,两人的交情日益密切。一天地理大师问忠福:给你一块风水宝地,你要不要。

郭忠福说:要倒要,就是买不起。

地理大师说:不要紧,你要一朝天子,还是万代封候。

郭忠福想:一朝天子不如万代封候。便说,我要万代封候。

地理大师点点头,向他道出真情:羊栏裏公羊睡觉的地方是块风水宝地,栏裏的羊从来不会减少,今日杀一只,明天照样一百只。你如果想要这一风水宝地,便把父亲的骨灰带来,等到打雷下雨时,把骨灰放进洗脸盆,端来让我洗脸,我就打骂你。你一定要放声大哭,哭得超伤心越好,把骨灰倒入公羊睡的地方,骨灰自然会渗透下去那就是得了真穴了。

郭忠福依地理大师所言。回家带来父亲的骨灰。等到打雷下雨的那天,他一一照地理大师说得办。当他和地理大师闹一场,把放著骨灰的脸盆水倒在公羊睡的地方时,杨长者闻声赶来问地理大师发生了啥事。地理大师说:你看他端来的水那麼脏,叫我怎麼洗脸。

杨长者听後非常生气,便来打忠福,忠福真的大哭起,哭得很伤心。

第二天早上,郭忠福和往常一样走进羊栏,一见大惊失色,原来昨天倒骨灰水的地方,突起一个大蜂窝,无数的黑峰把一大群羊全螫死了。

杨长者没有了羊群,自然不用郭忠福白吃饭牧羊了。因此,郭忠福和母亲收拾行装,来向杨长者告别,自然算好工钱,顺理成章地离开了杨家。

临走时,地理大师告诉他:你们母子俩向东一直走,到一个牛骑人,人戴铜,水变红,鲤鱼上树闹匆匆的地方,那就是你们的栖身之地。

郭忠福母子俩辞别地理大师,向东而去。

郭忠福带著母亲,一路向东走去。走到南安诗山的凤山上时,突然下起一阵大雨。他看到一个放牛孩子蹲在牛肚下避雨,一个做法事的僧人头上顶著铜钹;池边一个钓鱼翁为避雨,也跑来躲在树下,已上钓的鲤鱼被挂在树上,直摆著尾巴乱跳。因大雨倾盆,山上的红土水冲泻而下。忠福想:孩子蹲在牛肚下,不就是牛骑人吗?僧人头顶著铜钹,不就是人戴铜吗?红土水冲泻就是水写红吗?鲤鱼吊在树上乱跳,那不是鲤鱼上树闹匆匆吗?这一切奇景都应了地理大师说的话,他对母亲说:这裏便是我们的栖身之处了。

可是,要造房屋,母俩的行装裏只有微薄的几个铜钱,谈何容易?郭忠福刚要向村人找个地方借住。有人告诉他:这裏有座新房,建完後常常闹鬼,房主人不敢去住,你如果不怕,向他借住准行。

我才不怕鬼呢!郭忠福拍拍胸膛,找了房主人说明来意。

房主人正苦於新房空著无人看管,便立刻答应让忠福母子去居住。

说也奇怪,自从住进郭忠福母子,新房裏安然无事,不再有披头散发的长舌恶鬼闹事了。原来鬼怪知道郭忠福日後有成神封王的福分,所以逃之夭夭了。

郭忠福在凤凰山下落足之後,在杨长者家所赚的一点工钱,很快就用完了。母子俩相依为命,仍然靠替人干活,上山拾柴,换著油盐米过日。

有一天,忠福和一班小孩上凤山拾柴去。发现有一株大树很高,上面有许多枯枝,忠福便对同伴说:我要爬到大树上,折下那些枯枝。

几个顽皮的孩子见大树很高,又没有枝丫,不好攀登,便打赌道:忠福,你真的能爬上去,我们今天拾的柴,全部挑到你家去!

此话当真!郭忠福像一只猴子似的,几下子便爬到树中间,恰好有一条粗大的加蕉藤蔓缠绕在树枝上,交织得好像一座交椅。忠福便坐在藤座上休息。也许是他成神的时间到了。他对树下的孩子说:拾的柴,劳你们替我挑回去。告诉我母亲,快持一瓠一书来。

小孩子们不知什麼意思,挑著柴到郭家,对他的母亲说:你的儿子要你拉一只猪,带一头牛到凤山的大树下去。

郭母知道自己的儿子从来都是实实在在的,说一不二的,所吩咐的事必有缘故。於是便赶著猪,拉著牛往凤山走去。牛倒听话,可猪到处乱跑,折腾了好长时间才到大树下。

郭母抬著看儿子时,只见儿子满脸通红,两眼发呆,已经坐在古藤上圆寂无言了。目睹这种情形,郭母免不了痛哭起来。

她走上前,见忠福的头垂下,双足跏呋,便伸手把他的一足拉下来。所以郭圣王的佛像是一足盤著,一足垂下。她想:儿子命该如此吧!於是再把他的头扶正向前直视,并吩咐道:你嘴阔食四方,眼大越看远越好!

郭忠福是个孝子,自然把母亲的话记在心上。所以塑他的神像,眼睛睁得滚圆,口雕得阔大。有庙内神,益外境之说。

这一年,郭忠福十六岁,正是後晋天福三年(西元九三八)农历八月二十二日。
乡人嘉其孝,怜其殇,大家出钱出力,在坐化处筑祠纪念,称为郭山庙,因以将军礼祀之,又称将军庙,因庙在凤山,後来又叫凤山寺。
郭忠福成神後,人称郭圣王。邻近乡人,争传郭孝子化身奇事,乡人纷纷前往祀求,且非常灵验,於是香火非常旺盛,有求必应。郭圣王威名传遍整个泉州府各县,闽南一带直至东南亚。

据说永春城裏有一个穷苦人家,夫妻俩年近四十,还没有生育子女。两人十分忧虑,听说郭圣王灵应,夫妻俩便前往凤山寺求卜,郭圣王答应给他一个男孩。

可是,那妇人连续两年汉有怀孕,心裏非常著急,又上凤山寺向神祈祷,并请神明示,依然是生子的签诗。

妇人走後,郭圣王要拨一位去投胎,但始终找不到适当人选。郭圣王只好亲自去降生。这妇人回家不久,果然身怀六甲,大腹便便了。夫妇俩好不高兴,到了分娩的时候,忽然听到有人在屋顶喊道:

穿乌则亡。

这喊声传到屋内,便呱呱地产下一个男孩,夫妻俩的喜悦自不必说。但想起了临产前听到的那句穿乌则亡,从此格外小心养育,所有给孩子穿的衣服,不敢用黑色的。

郭圣王投胎出世後,生得眉清目秀,一表人才。夫妇俩四十得子。自然疼爱得像宝贝一般,老父给大户人家做工,再苦再累,也要培养儿子。七岁时候便送到书馆裏读书,因这孩子聪明过人,吟诗作对,无一不精,文章流畅,不同凡响,另有一番见解,深得塾师赏识。逢人便说:我教过大半辈子的学生,没教过这麼出息的孩子,长大定能金榜题名。到了十六岁,这孩子居然由秀才高中举人了。在封建利举时代,进秀才的礼服叫青衣,用的是蓝布做成的;面中举人的礼服叫乌衣,用的黑布做成的。投胎後的郭圣王,即然中了举人,就要遵照朝廷的典礼穿上乌衣。谁知穿上乌衣,回家後便直挺挺地倒在床上不能动弹。

却说他母亲正为儿子中举高兴,忙著接待前来贺喜的乡亲和乐队。大家要新举人爷出来会面。母亲走到他床前,呼唤不应,伸手把身子一摸,已经冰冷地死去,便放声大哭。

悲伤这际,她猛然想起当初分娩时,听到屋上有人喊穿乌则亡的话,原来儿子是穿乌衣才死去的。然而中了举人就得依照朝廷的礼制,想来儿子没有富贵之福呀。

且说投胎的郭圣王因穿乌衣而亡,他怕俗身亡故,恢复了原神,穿上白衣,乘上白马,从永春出来,朝南安凤山寺的方向而去。

途中,他看到一个卖猪肉的,他家刚好与那老妇人相距不远,郭圣王认识他,向他买过肉,途中相逢,他在马上向卖肉的说道:我前日欠你的肉钱,你回去叫我的母亲,在我睡的席底下拿还你。

卖肉的自然认得这位邻里新中的举人,只是一大早出来卖肉,不知道他已经死了,便问:你要往哪里去。

他答道:我要往凤山寺去。

卖肉的回家经过他的家门,见他母亲在哭泣著,便感到奇怪:怎麼?你儿子死了,我不相信!刚才我还遇见他,说要到凤山寺去。他要我向你拿昨天的肉钱,说放在他睡的席底下。

老妇人便回房掀起儿子的席底,果然放些钱,当下照著吩咐拿给买肉的,细细想来,方知儿子是郭圣王投胎出世的,如今神归原寺去了。

据说郭圣王自从永春投胎出世的十六年间,他的神像驳落了,这是神不在位的缘故,当他从永春回来神像又恢复了原状了,人们前往叩求又灵验起来了。

郭圣王回归寺宇不久,他的真神上了人身,说要谒祖上墓。乡人得到这一种神示,便抬上神轿,往安溪金谷而去。

自从郭忠神为神之後,他的父母墓便称为太王陵,也称圣墓。当初建在杨长者的圈羊处,是郭圣王发迹的风水穴。杨家和羊圈早不见踪迹,唯有墓陵展现在人们面前。

整个墓陵规模庞大,结构古朴,坐落在一个状似蜈蚣形的山麓上。墓地山脉从永春、南安境内山脉蜿蜒而来,峰峦叠峙,曲折产迂回。墓前两山插拱,其状如钩,似蜈蚣的前对足。陵墓前方,十八重山峦叠错,层层叠叠,千奇百怪。有的象雄狮怒吼,有的象香案祭天,有的象山鹰啄蛇,有的象母鸡孵蛋景色天成,惟妙惟肖。墓山上茶翠草青,树密林茂,溪流迂回流淌。亲临其境,犹如置身於仙山琼阁之中。正是这样的风水宝地,惹起一个权势赫赫的当朝大臣眼红,想要夺去,他令人先把郭圣王父母的墓碑拔走,埋在深田洋裏。

郭圣王的神轿抬到父母陵墓前,目睹现状,真神便附在一个人身上。那人拿著利剑,跑到那理著墓碑的深田洋裏,利剑一插,那墓碑自动浮在泥土上面。乡人无不称奇,便把墓碑抬回去重新竖好,然後举行隆重的封茔祭祖仪式。

自此之後,那个大臣再也不敢有夺风水的非分之想了。

传说尤溪有个姓陈法师,与娘子黄氏成亲多年,单生一女,名叫依娘,分娩时满室生香。依娘长大後果然不凡,出落得如花似玉,貌若天仙,且聪颖伶俐,才智过人。邻里乡村,都知道陈家有朵漂亮的红牡丹花。

一家有女百家求,更况依娘是百裏挑一的淑女,求亲的人踏破门槛。可依娘要找的是有德有才的正派人,轻浮放荡的纨絝公子,家有万贯也不放在眼裏,因此一时找不到适当人家。

一天,母亲带女儿依娘到南安凤山寺行香。走进大殿,母亲见郭圣王的金身塑像才貌丰雅,不禁脱口而出:圣王呀,可惜你是神不是人。若是人,愿将女儿依娘许配给你。依娘听母亲这麼一说,含羞看了圣王一眼,不禁砰然心动,一时脸色泛红,低下头来。次日,依娘坐在溪边石头上揉搓著衣裳,不时停下来想著心事。原来从凤山寺回来,父亲已经作主,把她许配给一家姓李的公子,她听说李公子相貌平平,才学一般,正担心日後的日子不知如何过。忽然看到水面上一个描金小木盒逆流而上,漂到她的面前,依娘心裏一怔,不敢拾回,不是自己的东西,她是绝不要的。她用擣衣杵把小木盒支开。说也奇怪,那小木盒游了不远,又再漂到她身边,像是有意挑逗她似的。她急忙拾起衣服回家。

第二天,她再次到溪边洗衣服时,那一个描金小木盒又向她漂来,一连几天都是如此。她觉得十分惊奇,回家之後便把这件怪事告诉母亲。母亲说:什麼?你这个傻女儿,这是上天赐给你的礼物,你就把它拾回家吧。听了母亲这麼说,陈小姐再次到溪边洗衣服时,她壮了壮胆,把漂来的小木盒拿了回来。陈小姐拾了小木盒回家,告知母亲,待打开一看,内有金钗一支。陈母把金钗插在女儿头上,依娘手捧菱花镜,左顾右瞧,觉得自己比往日更加美貌了。玩了一阵,将此钗收藏於梳妆盒。这天晚上,陈小姐在自己的香闺裏睡下,忽见一个穿白衣的美少年,来到她的床前,她慌得不知如何是好:你你是谁?我?你怎麼忘啦?那美少年十分谦恭有礼,深情地说,你今天既然和我在溪边定聘,你我算有缘份了!这白衣少年,正是凤山寺郭圣王。

话说当晚依娘见白衣少年走过来,起初实在大为惊骇。後来听到白衣少年说:你既收受我的金钗,可见你有情我有意。

瞎说,我根本不认识你?

依娘也觉得他很面熟,只是记不得在那裏会过,惊慌地嘟嚷了一句。

白衣少年说:自古凭媒妁之言,父母作主。可是,若嫁个不如意的郎君,岂不苦了一辈子?故我主张男女有情有意最好,誓如司马相如与卓文君,那才是天生一对好夫妻啊!而今我托小溪送聘,天地作合。又来同小姐相会,可见咱们的缘份,还望小姐成全。

依娘听他说得合情合理,一时语塞了,又见他生得十分风流倜傥,情真意切,温柔体贴,便羞羞答答,迷迷糊糊地睡去

那知天一报晓,那白衣少年就不见了人影。

一连好几天,白衣少年都是夜晚来,天亮就不见人影。依娘做了一场甜蜜的美梦,心裏又喜又惊,但又惴惴不安,不得不将实情告诉母亲。

母亲听後也大吃一惊,她将信将疑,一时不知怎麼办才好,後来想出一个主意来,悄悄地教了女儿一番。

当晚,那白衣少年又来到依娘香闺了。依娘待他无意的时候,悄悄地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剪刀,把他的衣袍剪了一块下来。四更时分,白衣少年走了。天亮後,依娘把剪下来的衣袍拿出来一看,竟象皇帝穿的龙袍一角。

这一怪事由母亲转告陈法师了。陈法师一看大为震怒:咱这乡下哪有皇帝?只有凤山寺郭圣王穿的龙袍与帝王相同,定是这木偶神在作崇了。当即把那块衣裙带到凤山寺,与郭圣王披的龙袍服饰一样。再看他的龙袍果然少了一角。显然,这是郭圣王看中陈法师的女儿,先以金钗为聘,然後再到依娘的香闺幽会寻梦了。

陈法师顿时恨得咬牙切齿。他的女儿本已许给李家公子,为了避免发生意外,他一再催促李家择日备办礼仪迎娶。婚期到了,李家的迎亲花轿来了,依娘怅然若失,但又不敢违抗父母之命,只得换上豔丽的新嫁女裙,坐上花轿。

一路上,迎新的队伍敲锣打鼓,吹著锁呐,燃响喜炮,好不热闹。不料到了凤山寺附近,忽然刮起了一阵大风,吹得人眼睛睁不开。只觉得花轿轻了三下,又重了三下。轿夫心裏都一阵惊异,却不曾想到发生什麼意外。

到了李家後,邻里亲友都争相来到轿前,等待观看新娘,谁知轿一掀,那裏有新娘的影子呀?只见轿中不过入著三块长方形的土坏。这一来,李家的人不由大惊失色,在场的亲友也议论纷纷。有的说,敢情是陈法师为骗取聘礼,故意赖婚吧?有的说,难道娇夫在路上出了差错。

事情闹到陈法师那裏,陈法师叫苦不迭。他想:也许又是凤山寺的木偶神作怪!他匆忙赶到凤山寺查看,果然看到女儿依娘早已化身为神,和郭圣王并肩坐在殿上。

陈法师气得脸变黑了,他指著郭圣王大骂:郭忠福,我跟你没完!

说罢,气冲冲地走出寺门。

陈法师是一个有名的道人,他法术高明,能呼风唤雨,驱邪避难,他见自己的女儿被郭圣王抢去,恨不得把郭圣王立时吞下肚子裏,以泄心头之恨。一进家门,他立即吩咐老婆娶出一架纺车,一个铁锅,一些油麻,要她将油麻放在锅裏煎好,用纺车急转之後,他自己带了一支哨角,独自跑到凤山寺,大喊:郭忠福,还我女儿来!

郭圣王抬头一看,见是岳父大人驾到,正要还礼,只见陈法师又逼上一步,一连迭声地骂道:你这个有伤风化的木头神,拐我的女儿,今日要你看看我的厉害。说罢用力吹起哨角来。

只听得嘟嘟的哨角声一吹,凤山寺的四周立时洪水滔滔,汹涌而来,不一会儿,几乎把寺的周围墙壁全部淹没了。事有凑巧,寺裏刚好有个卖瓷的德化人,正在裏面休息,此人也很有法力,又爱好抱不平。听说陈小姐乃是自己收受郭圣王的聘礼与他相好,做父亲的怎可错怪他人。於是便随手从碗篮裏拿起一大叠碗来,口中念念有词把碗掷入水中,说也奇怪,他掷一块碗,水便退三尺,又掷一块,又退三尺。可是陈法师的哨角又一吹,水便又涨三尺。卖碗的把碗直掷,陈法师也把哨角直吹。卖碗的把碗掷尽了。陈法师的哨角还在吹。郭圣王一见急了。他连忙化做一个老人跑到陈法师家裏,哄骗陈法师的老婆道:水已淹没凤山寺了,你丈夫叫你把纺车倒转,让他回去。陈法师的老婆不知是计,信以为真,遂把纺车倒转,不一会儿水尽退了。这时任陈法师哨角吹得嘴角边出血,也无法把水吹上来。

陈法师吹不起水来,知道他的法术被破了,马上改变方法,变成一条水牛。要恶狠狠地向大殿奔去,他要用两个牛角,把郭圣王抵倒。

郭圣王见来者不善,猜出他的用意,立即化作一个屠夫,操起一把明晃晃的屠刀,猛力向水牛的心窝刺去,那水牛终於被杀掉。

陈法师的老婆得知丈夫化牛被刺死,忍不住悲从心来,放声大哭。陈法师自知命该如此,反而安慰老婆道:我死之後,你在我的棺材四角放上四块烧红的木炭,我便心足了!切记!切记!

他要用这法子把凤山圭烧光,报此一仇之恨。说罢,便两脚一伸死了。

陈法师出殡时,他的老婆果然依计而行,烧红的四块木炭准备放置在丈夫的棺材裏。那知此事早被郭圣王知道了。就化了许多人前来送殡。当他们看到陈法师的老婆要把四块烧红的木炭放进棺材,便你一言我一语地说:这不是要把棺材都烧掉吗?就是要作法,放一块也够了。

陈法师的老婆听了觉得有道理,就只在棺材的左角放上一块火炭,其馀的三块就都丢掉了。

陈法师安葬不久,凤山寺的左边後房,忽然被火烧掉一角。传说这就是陈法师的棺材裏放了一块木炭的缘故。

然而,不管陈法师与郭圣王怎样过不去,陈依娘小姐成为圣母,和郭圣王形影不离,并肩坐在凤山寺大殿上。

传说陈依娘成为圣母号懿德,敕封妙应仙妃,与郭圣王并肩坐在凤山寺大殿上,成为人们供奉崇拜的圣王圣母後,既然成为夫妻,必有孩子。据传凤山寺中主持和多位和尚,连续几夜听到从圣母房中传来婴儿的哭声,大家不约而同地前往圣母房中看究竟,却不见婴儿的影子。

当天夜裏,圣母托梦给寺中主持:婴儿哭声,是我的孩子出世,你可取龙床下凸起的红土塑金身像为太子。

主持铭记在心,以後每逢听到圣母房中婴儿的哭声,便从龙床下取凸起的红土塑金身为太子,前後计有十三位。

後来,十三太子都安排了各自的管辖范围,大太子在诗山公园内龙山宫,二太子在安溪金谷河内乡威镇庙,三太子在南安诗山旧门乡鼇峰宫,四太子在溪头,五太子在殿阪,六太子在大庭,七太子在宫下,八太子在溪东,九太子在山兜,十太子在坑柄,十一太子在罗埔,十二太子在古宅,十三太子在仙境。

民间中流传这麼一句话:大子顾祖,二子顾墓,三个顾半路,来历是这样的。

宋朝绍兴年间(西元一一三一~一一六二年),南安人吴德到京城办事,随时带著郭圣王的香火同住。

一日下午,忽然皇宫那边浓烟滚起,火光冲天。嫔妃、宫娥、太监皆大呼起来:皇宫失火了!

忽然,一个身穿白甲,跨著白马的将军,挥动白旗,冲入火海。霎时间,天上一片浓云,一声霹雳,大雨倾盆而下,顿时大火被雨淋熄了。

高宗皇帝正下旨灭火,看到此情此景,高兴地问道:为何刚才睛天无云,火势正旺,突然开昏地暗,暴雨倾盆,俄顷火灭,这是什麼缘故呢!

在场的大臣和太监禀道:皇上,微臣刚才都看到有个白甲将军手挥令旗,跨著白马冲进火海,大雨便下了。

高宗皇帝道:如此说来,白甲将军灭火有功,请接受联的封赏。

可是,无人知道白甲将军的姓名。

大臣吴德忙禀道:微臣从福建老家省亲归来,随带郭圣王香火入京。骑白马,穿白甲的将军正是郭圣王显灵。

宋高宗皇帝听罢,便说:郭圣王有功社稷,朕敕封为威镇广泽候,赐建威镇庙。

当然,凤山寺挂匾威镇庙,庙宇修得金碧辉煌,更加声振四方。

宋建炎四年(西元一一三○年),倭寇骚扰福建东南沿海一带,到处掠夺民财,奸淫烧杀,无恶不作,人们怨声载道,又逼於无奈。当倭寇迫切南安时,乡亲们准备逃离家乡,临走时,上庙求卜,得到的是阴杯、笑怀、郭圣王不准乡亲们离家。

大家忧心仲仲,担心倭寇到来。

第二天,忽然一阵暴雨,溪水猛涨。雨渐渐停了,倭寇大队走到溪边,正为过不了溪焦急,只见一个穿著白衣骑著白马的大汉走过来,自告奋勇地说:我家住在溪边,我知道溪流深浅,愿为你们带路过溪。

倭寇大喜,说:带过溪去,必有重赏。白衣大汉领著倭寇朝溪流走去,果然水势不大,领队的倭寇头目觉得这大汉老实。又拍著他的肩膀说:到了措,脸色徒变,白衣大汉把手一挥,只见上游潮水蜂涌而下,吓得倭寇大惊失声,嗷嗷乱叫顿时间,有的下沉了,有的被水冲走了,全部葬身汹涌的浪潮之中。乡亲们都说:郭圣王显灵,诱敌下水,歼灭在水中,保护黎民百姓的生命财产。地方官员上报郭圣王显灵抗倭有功,高宗皇帝加封威镇忠应孚惠广泽候,又晋封提伯王。

据说到了明代嘉靖末年,倭寇又来侵袭诗山,村民在威镇庙北面筑城保,躲进堡中,倭寇围攻不下,认为是郭圣王保护,於是便放水,企图烧毁庙宇。

晴朗的蓝天一声霹雳,顿时乌云密布,大雨倾盆而下,顷刻间大火淋熄了,并把倭寇攻堡的火药冲散,倭寇没有办法,只好垂头丧气地撤走。村民都说:只有郭圣王的神力,才能使贼寇撤走。郭圣王爱乡保民,杀敌驱邪,成为乡人的挡境佛。

南宋开庆元年(西元一二五九年),皇太后突然病重,卧病不起,眼看生命岌岌可危,而朝中太医束手无策,理宗皇帝只好出榜告示开下,广征良医,治愈者,赐官重赏。许多名医应诏入宫,均告无效,理宗皇帝忧心如焚,不知如何是好。一日,有个穿白袍的医生,揭了皇榜,入朝拜见皇帝。皇上见他相貌堂堂,目光炯炯,谈吐不凡,一看就知道不是个等闲之辈。当下他号了脉,开了药方,让太后服下灵丹妙药。不一会儿,太后大汗淋漓,感到舒服了许多。服药三日,病情日见好转,服药五日,能起床走动;服药七日,竟安然痊愈。

理宗皇帝龙颜大悦,询问道:神医尊姓大名,家居何地?白袍医生道:福建南安郭山人也!说罢,不领赏银,不道姓名,告辞而去。

後来,理宗皇帝多方探查,才知道福建南安凤山寺又称郭山庙,郭圣王是郭山人,常乘白马,身穿白衣袍做好事,自然是郭圣王前来皇宫治病无疑了。於是,便加封威镇忠应孚惠威武英烈广泽尊王。

郭圣王有四大从神,分列在左右殿前,是他的得力助手。

左为陈将军,身披盔甲,黑须垂胸,手执兵器,一幅勇猛过人的气势。陈将军是南安诗山坑园人,据说姓陈名勇,自幼学武,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有一年二月二十二日,正是圣王诞辰之日。他来到凤山寺,看到人山人海,祭品如山,鞭炮阵阵,人们祈求圣王虔诚的样子,心裏非常感动。便声称:我愿做圣王身边一个从神,听从调遗。说罢造化升天,被郭圣王收为从神。

右为黄太蔚,身披盔甲,白髯皓首,手执兵器,一幅威严的神态。据说黄太尉本是德化县卖瓷匠人,一生喜欢打抱不平。当黄法师使用法术,吹动哨角,水淹凤山寺时,是他掷碗退水数十丈,为护卫郭圣王立过大功,被称为碗公。当他去世之後,被郭圣王收为从神。

郭圣王殿前还有崇德尊候和显佑尊候二神,英姿飒爽,浩气如生。当年郭圣显灵在皇宫灭火,解除火灾。高宗皇帝派二人持敕到庙,二人见凤山寺周围茂林葱翠,花果飘香,风光如画,便爱不忍离,遂蜕化於中殿,成为郭圣王的殿前从神。

宋帝感念四人的功绩和夙愿,分别敕封圣王左右及殿前的四大从神为将军、太殿、崇德尊候和显佑尊候。

在东马来西的砂劳越省古晋,有一座古晋保安宫,早有清朝时候,便供奉著广泽尊王。这裏的海外华侨,流传著一个郭圣王海上显灵的故事。

古晋有个华侨渔民,祖籍建兴化人,这渔民有个怪癖,他每天划著渔船,撒了十八网,能捕捞不少海鱼,因此便不再捕捞了,赶紧划船返回,赶到街上鱼市场趁早卖个好价钱。

这一天,他撒了十五网,捕到不少白鱼,往日有时撒十八网,还没有这麼多,但是,他还是照例撒到十八网,最後一网好沉呀。他收起网,不知何处漂来一尊神像,被他捞上来了,神像的衣衫和脸部都脱落了,一时难以辨是何方神明。可是有一点能够看出,从雕刻的风格得知来唐山老家,是中国的神像。他用清水洗乾净,恭恭敬敬地供奉在桌案上。

这天夜裏,他做了一个梦,只见一个身穿龙袍,童颜红脸的少年走上前对他说:感谢大叔从大海中捞回我的神像,我乃广泽尊王是也,至此庇护海外侨民。

渔民一听惊醒过来,心裏十分欢喜,第二天便请来华人长辈,许多华人兄弟和地方人士都到他家细察,有个泉州来的华侨说:广泽尊王是福建南安凤山寺的郭圣王,是唐山老家的神明呀!

於是,华侨兄弟份份集资,给神像重新描漆上金,兴建一座保安宫,供奉广泽尊王。华侨下海捕鱼,上山采果,到街上做生意,都到保安宫行香;患病逢灾,也到保安宫乞求保佑,香火十分旺盛。

却说砂劳越的地方长宫叫拉耶查理士布洛克,为官清正,爱护百姓。每日除处理政务之处,在清早之时,总喜欢骑马到郊外运动,锻炼身体。有一天清早,他途经保安宫时,忽然马的前蹄高举,状似朝拜,一连向前方叩首。拉耶觉得奇怪,透过薄薄的晨雾,他看到一个活泼可爱的儿童,倚立于马前,他身上著一个红肚兜,上身赤膊,漫步走进宫内。

这是哪里来的儿童拉耶觉得奇怪,便跳下马下宫寻找儿童,而宫裏没有边门後门,不见儿童的踪影,不由得声声称奇,他随後询问邻近的街民。有个华侨对他说:这裏祀奉广泽尊王,一定是神明显灵啊!

拉耶听了也深信不疑。

番仔长官的马见了郭圣王,也要朝拜三叩首!这个新闻在古晋传开了,到古晋保安宫的善男信女更多了,连马来亚人也来行香了。

郭忠福十六岁坐化成神,威镇凤山之後,屡次显灵,从皇宫灭火到护国抗倭,从爱民济世到治病救灾,郭圣王受到历代皇帝的封爵。宋高宗绍兴年间敕封为威镇广泽候,敕建威镇庙;宋甯宗庆元年间敕封威镇忠应孚惠广泽候,晋封提伯王;宋理宗开庆元年敕封威镇忠应孚惠威武英烈保安广泽尊王。郭圣王简称:广泽尊王,他的神名传遍海内外。

历代名士游览凤山寺,书碑、题匾、赋诗、作联、表达对广泽尊王崇敬的心情。宋代状元曾从龙亲笔手书碑文,明代通判颜廷渠题匾凤山胜览,明代翰林检讨张潜夫题篇英异灵光。清左庶子陈迁鹤题联:遥看一凤翔丹穴,不见全牛化道身。清泉州名士蒋玉蟾诗云:闽南多奉佛山灵,平昔传闻耳惯听,记的英名推最盛,历年香火凤山青。真是不计其数。《闽书》、《泉州府志》、《南安县志》对广泽尊王郭忠福都有列传记载。

在闽南及台湾一带,都有做十六岁的习俗。男孩子见识少,力气小,干活算童工,在码头在店铺做工都只能拿少量的工资贴补家用,到了十六岁,他会高兴地说:郭圣王十六岁成神,我十六岁长大成人了!农村的男孩子会说:我十六岁能挑畚桶尿了!城裏的童工会说:我十六岁能领:大人钱了!父母也把儿子十六岁当作小孩与大人的分界线,备办三牲猪头,备办生羊鲜果,到凤山寺祀敬郭圣王,燃香叩拜,念念有词,祝愿自己怕儿子十六岁後象郭圣王那样大有作为,之後宴请亲朋。做十六岁的习俗,实际上也是在纪念郭圣王呢!

华侨出洋到东南亚、欧非拉去,临走前也不忘到凤山寺去。请一尊郭圣王木雕神像,带一面凤山寺领旗,取一包香灰装在香火装裏,带在身边。清朝道光年间,南安华美十几人搭剩大帆船到南洋去,在伶仃洋遇到了大风暴,由於这十几人随身分别带有郭圣王的神像、令旗、香火袋,船只竟然平稳地停泊在邻近一个孤岛边,直到风暴过後启航,顺利到达目的地。大家无不由衷地说:是郭圣王庇护,让我们顺利到达番平啊!

郭圣王是白目佛益外境,越远求越显灵,因此,深受华侨的崇拜。华侨把神像、令旗、香火袋供奉在异域他乡的寓所裏,郭圣王会保佑海外游子身体健康、生意兴旺。

郭圣王祖庙在凤山寺,在国内已经分炉到台湾、港澳、江浙、两广等地。在菲律宾、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尼等东南亚的华侨聚居地,许多华侨赚了大钱发了财,集资在侨居地建起中国传统建筑风格的凤山寺、威镇坛、保安宫、广泽尊王庙,祀奉广泽尊王郭忠福。

郭圣王在未成神之前曾说:我不做一朝天子,我要万代封候。寺镇凤山香火红,万代封候郭圣王。要问海内外有多少广泽尊王庙?说也说不清,广泽尊王郭忠福的故事,世世代代在民间永远流传。

附记:广泽尊王郭圣王的故事,在海内海外流传多而广,这裏搜集的只有其中一部分。有关郭圣王婚姻的传说,一说圣母姓陈,尤溪人,父为法师,笔者据此整理。二说圣母姓黄,也尤溪人,其父也为法师;三说圣母姓杨,诗山社坛附近凤翔院杨道士之女,溪边浣衣,漂来描金漆盤,盛放金手镯,杨女戴在手腕上,居然脱不下来,此为郭圣王行聘之物也。基它细节大同小异,特此说明。

郭圣王暨圣妃宝录:
圣王姓郭名乾讳忠福诞生於後唐同光癸未年二月念二日卯时闽泉安溪清溪村人氏也母林氏生时北辰降临神异馨香意气豪伟年华十六蜕化天福戊戌年八月念二日午时於南安十二都郭山之古籐上里人异之而慰林氏之训则筑祠以祀之此盖伪闽通中记事也

圣妃姓陈讳依娘谥懿德诞生於伪闽甲辰年正月念三日尤溪人氏其母黄氏生时不凡送子娘娘本自天生仙风道骨华年念二乾德乙丑年五月念三日午时迎娶琴瑟狂风大震乘凤朝天降驾王身边蜕化後因以启十三行祠也

张邦昌元师(称黄太尉)赵普元帅(称陈钦差)四将军即罗灿邬奎龙标马成龙谨述此大略而志之以传之於启後忠孝节义万世流芳

岁大明万历十一癸未年(一五八三)花月

明嘉靖戊午(一五五八)举贡生

桃源慕仁里颜范卿敬书
 

  柔佛州昔加末武吉仕砵西龙宫
PERTUBUHAN PENGANUT TAOISM SAY LEONG KIONG SEGAMAT, JOHOR

注册号码:3131/94 (JOHOR)
 
  地址 Address: 
LOT 1950, JALAN SULTAN, 
BUKIT SIPUT, SEGAMAT, JOHOR
联络人 Person Contact:
主席 彭瑞
  +6012 - 737 8388
总务 方添利  +6012 - 731 1901
财政 郑清云
  +6019 - 748 4719
 
  sayleongkiong.gbs2u.com  

 热切感谢以下善心大德赞助本宫GBS网:
       
       

 
   
 
Brought to you by GBS WORLDWIDE SDN. BHD.
Web design by TWTDesign
Visitor Counter: Visitor Hit Counter